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17岁的记忆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回想起来就仿佛是昨天刚刚发生,一切都那么清晰。人们都说,美好的
事情转瞬即逝,的确如此。往事不要再提,有好多解释——好汉不提当年勇,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等
等。都对,但是我想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份初次的情怀,因为那的确是发生了,并且在人生记忆的长河中留下深
深烙印,而且是那么的甜密,略带着丝丝羞涩。
《17岁》——我很喜欢听的刘德华的歌曲,特别是晚上,因为那样可以勾起我很多对那年的美好回忆,是我
人生中一个划时代的转折,因为,那年我成为了男人。
17岁,花样年华,风华正茂,17岁,没有了丢手绢,跳皮筋的天真,一个界临着成人的年代,对人生放纵
的年代。
你试过逃课去游戏厅吗,你试过没完成作业被老师罚站吗,你试过在课堂上自豪地大声对老师说「这道题我不
会」,你试过放学后几个人路上暴打自己所谓的仇人吗,你试过乱猜那个女生今天月经初潮吗,你试过盯着你前座
的女生,心里想「她开始戴胸罩了」,你试过偷偷把爱慕的纸条递给心爱的女生吗,你试过一摸到女生手JJ马上
直立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肯定在人生轨迹上留下许许遗憾。
17岁,是少男少女对友谊和爱情梦幻的年代,对真诚与理想的渴望,对异性身体懵懂渴望,慢慢从幼稚走向
成熟的转折点。
假如长大就意味着冷淡和世俗,我宁愿时间可以停止,永远占领大胆的激情与浪漫。
17岁,那年我参加中考,在家长们看来,这个时候谈恋爱,是不可原谅的「掉头死罪」,但是我真的不能控
制自己的感情和年少对异性身体的渴望。
她叫「芳芳」,我们班级的文艺委员,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个天真,开朗,美丽的女孩子,对班级每个人都很
好,一说话,就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如果现在问我还爱她吗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现在连见她的勇气
都没有,不是别的原因,我是想把她当年的一颦一笑永远记在心里,在心上永久凝记。
在中考的前两个月时候,我们恋爱了,紧张的复习气氛,并没有打扰我们拍拖。当时的恋爱只限于换座位到她
身边聊聊天,放学了,我们手拉着手在河边漫步,在没人的时候,偶尔亲亲她的额头和脸颊。虽然如此,每当我和
她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无比高兴,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清澈,仿佛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中考结束后,一切变得轻松了,我们经常出去约会,我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我还记得,她曾经问过我,小
宇,如果有一天我变老了,变丑了,你还会喜欢我吗,还能和我在一起吗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她的,真的不
记得了,可能是我没有勇气去回忆吧。
中考后第10天,我记得是7月3日,我约她去爬山,她很是高兴。由于我们不是住在市内,我俩那天起的很
早,带足了吃的,我们一起出发了。
当天天气很好,微微的晨风轻轻吹面,凉凉的,天上朵朵云彩,很知趣,不是地给我们遮挡阳光,那天她穿着
一件白色T-恤,下边是牛仔裤,下边白色运动鞋,一把粗黑的马尾辫在脑后摆来摆去,显得合体大方,把少女的
清纯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俩无忧无虑地你追我赶,向山顶奔着,享受生活的惬意,爬到山顶已经快到中午了,我俩实在累坏了,也饿
了,我们便坐在小厅子里边一边休息,一边吃东西充饥。
7月的天气,真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这个时候天色暗了下来,西北方阴云密布,风吹着浓云滚滚袭来,
我俩一看变天,也没心情吃东西,马上收拾起来,背上书包,坐着缆车下了山。
芳芳对这次旅游,有点失望,不高兴地说:「怎么变天了,昨天应该看看提起预报。」
我马上安慰她:「没有事啦,有时间我们再来呀,别不高兴。」
到了山脚下,雨点已经落下来了,我一边诅咒天气,一边对芳芳说:「今天我们还是住在这里吧,没带雨伞,
我们会被淋湿的。」
芳芳无奈地看了下天:「我不会去,怕被我妈骂呀。」
我也很无奈地说:「这也没办法呀,你就说下雨回不去,在朋友家住了,我想你妈会理解的。」
芳芳犹豫一下,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照办。
我们打车来到市中心,这是雨变得越来越大了,我们找了几家宾馆,问题出来了,我们都没有身份证,没有宾
馆让我们住,后来我说,反正学校现在没人,不如我们去学校宿舍吧,她想了想也答应下来。
虽然放假,还是有没有把被褥搬回家的学生,我们偷偷的在窗户跳进男生宿舍,摸进了一个顶楼的宿舍
有被褥还有水 我说 先把衣服脱了吧 凉
她照我的话办了,我也把衣服脱了下来,洗了澡,钻进被子。当然,她是背过头的。
这时外边的雨越来越大,雨点打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声音,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我俩无聊地躺在床上,偶尔说句话。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女孩子接触,看着她窗口挂着的胸罩,我心情很复杂,慢慢的情欲占满了我的脑
袋。
我不好意思地对她说:「芳芳,让,让我看看你胸部被,我,我还,还没看过……」由于紧张,我说话变得结
巴。
芳芳看了我一眼,撒娇地说:「你怎么这么色呀」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就让你看一眼呀,别贪心呦。」
我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
她轻起玉手,慢慢地把被掀了起来,只把胸部露了出来。
她的胸部很白,不是很大,粉粉的乳头宛如两颗宝石,镶嵌在白白的乳房上边,乳房很挺立,傲然立在胸口。
看到这些,我的唿吸变得急促。她见我看到了,就马上把被子盖上了。
我此时已经欲火中烧,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身体变得火热,JJ已经按奈不住了,很不得马上找个洞钻进去。
我对芳芳说:「你试过那个嘛。」
她害羞地不敢看我,微微地摇摇头说:「没有呀。」她好像知道我说的那个是指的什么。
我接着说:「那,那我们试试呀,我也没试过,我很想……」
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看他没答应我,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片刻,她转过头问我:「小宇,你真的很想要我吗」
我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她又问我说:「你能永远爱我吗真要给你了……我还是第一次」她说完低下了头。
其实,写到这里,我心里很难受,是我骗了她吗我真的觉得对不起芳芳。
人生就是这样,我们不是神仙,都是凡人,我们都不知道人生的前方是布满荆棘还是充满鲜花,我们同样不知
道前边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只有大步跑过去,亲眼看看……
或许现在有个女人这样问我,我会考虑考虑,但当时一个懵懂的年青人,自然是坚定点头代替少许的考虑。
她见我点头,对我说了:「那你慢点,我听说第一次会很疼的。」
我激动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我想到要得到她而高兴,还是为这个甘心为我奉献的
女孩感动。
虽然十多年了,我却清晰地记得每个细节,偶尔想起来,想好好找个答案,但每次我都想到头疼,但我却无法
诠释。
我们开始接吻,两条柔软的舌头绕在一起,点燃这段激情的序幕。
慢慢地我们的动作变得疯狂,我舌头离开她火热的双唇,在她白白的颈部快速翻滚,她闭着眼享受着,修长双
臂勾住我脖子,光熘熘的身体紧紧贴着我,而这时我的JJ早已坚硬挺立,肉棒坚硬无比,龟头红得发热,顶在她
大腿上,她好像感受到我的热情,慢慢地唿吸变得急促,双臂开始发力。
我的舌头从嘴唇到脖子,当我双唇接触到他粉红的乳头上的时候,她身体一震,慢慢地我的右手爬上了她的胸
部,轻轻抚摸,揉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慢慢变硬,乳头变得更加红润,逐渐挺立起来,她的双腿也开始不安分起
来,慢慢地扭动起来,芳芳身体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我的手抚摸着她圆润的双肩、酥软的乳房、光滑的小腹,看着她喘息加剧,我的手变得更加放肆,滑过腰间,
伸进她的内裤,触到她的私处,隐约感到有液体流出。现在她的脸,变得湿润了,轻轻地叫了起来。
我有点变得急不可耐,一把把盖在我们身上的被子掀开,芳芳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她双眼紧闭,两腮
绯红,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白的双乳挺立着,平坦的小腹,细细的腰身,光滑修长的大腿,两腿之间白色的内
裤紧包着阴阜,丰满耸起。我起身把芳芳的小内裤扒掉,她阴毛不是很多,但乌黑油亮,很是诱人。
这时我脱去自己的内裤,分开芳芳的大腿,她的阴部顿时呈现在我眼前,整个阴部散发着处女的味道,明亮的
的粉红色,洞口已经水淋淋的了。她的大阴唇不是很大,两片鲜嫩的小阴唇紧闭,紧紧包着顶部粉红色的阴核。我
低下身子趴在芳芳两腿间,用手指将大阴唇分开,阴道口的淫水清澈明亮,晶莹剔透。
我这么一弄,芳芳真的害羞了,撒娇地双手挡住阴部,说:「不给你看。」
看着芳芳可爱的样子,我真是有点怜香惜玉,但强烈的欲望马上冲上脑袋。
我笑着把她的手拿开,温柔地对她说:「宝贝,别啦,你要馋死我呀。」
说着,我把头伸进芳芳的裆部内,伸出舌头,轻轻舔着阴部,她的阴部很干净,没有难闻的气味,我用舌头分
开阴唇,攻击阴核。她身体真的很敏感,马上颤动起来,身体扭动得更厉害,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不大一会,阴
部就洪水泛滥开了。
我看差不多了,忙拿出几张面巾纸垫到她屁股下边,然后趴到她身上,右手扶着坚硬的鸡巴,向她的阴部插去。
她紧张地抱着我,闭着眼睛,等待一个女人最重要时刻的到来。
我安慰她说:「芳芳,别紧张,我不会弄疼你的。」我虽然在安慰她,可我自己也紧张的喘不过气来。
芳芳更加紧地抱着我了。由于第一次,根本不知道洞口在哪里,插了几次,芳芳都告诉我不对,歪了。
我故意逗她说:「没想到,这个还挺难的。」
芳芳笑着打了我一下说:「是你笨呀」
我起身,把芳芳双腿完全打开,双手扒开她的阴部,这回看到洞洞了。
我用手开阴唇不敢放开,将龟头对准洞口口,轻轻往里顶下去。
才进去一点点,芳芳就大声喊了起来喊疼,我也下了一跳,忙把JJ拔了出来,看看没有血迹,然后对她说:
「疼吗我还没进去呢。」
芳芳肯定地点点头:「疼,疼。」样子楚楚可怜。
我安慰她说:「你别紧张,我慢点来,第一次肯定会不舒服的。」
我再次挺枪进入,她的小洞真的很紧呀,新手上路,很难找到洞口,再试过几次后,终于再次被我挤进,才把
龟头顶进就感觉触到了处女膜。芳芳表情愈加痛苦,我双手把她阴部扒得更开些,以缓解插入给她带来的痛苦。
我继续腰部用力,JJ向前一顶,身体慢慢向她身上压了下去,一下子冲破障碍,JJ进去了一半,感觉很是
奇妙,里边软软热热的,阴道紧紧地包裹着JJ,莫名地感到好像有种液体浸着龟头。
与此同时,芳芳身体一阵抖动,「啊」地一声,大叫出来,我可以明显地看到她眼角挂着痛苦的泪水。
我马上起身,拔出自己的JJ,随着JJ的拔出,一丝丝鲜血从阴道口喷了出来,我当时害怕极了,也不知所
措。
芳芳见我愣到那里,忍着疼,问我:「流血没有」我马上恢复过来,马上拿起面巾纸,把阴道口上的血擦净。
简单收拾完毕,我再次端着JJ再次进入,这回顺利多了,但芳芳还是紧咬着牙,我不敢快速抽动,慢慢地一
深一浅,也就插了五十几下,就觉得一股快感油然而生,JJ一震痉挛后,把千万子孙射进芳芳的阴道里,当我拔
出JJ的时候,血液和精液的混合物随着JJ流了出来。
激情过后,我把她下体和我的都擦拭干净,我搂着她躺在床上。有了肉体上的接触,我们真的亲密了好多。
我温柔地问她:「刚才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芳芳笑着说:「嗯,还说呢,现在你是小男人了呕,你舒服吗只有你舒服就行。」我听到这里,心里暖暖的,
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嘴深深地吻上了她的脸颊。